當前位置

首頁 > 美文欣賞 > 寫景美文 >

荷蘭鼠

推薦人:陳江生 來源: 耿美文 時間: 2020-02-26 11:52 閱讀:

   歷經我的軟磨硬泡,母親幫我買半個只荷蘭鼠。
    荷蘭鼠簡直討人喜歡極了。尖尖的耳朵,水靈靈的小雙眼,小小嘴,黃、白、黑、灰集于全身,和耗子、田鼠等不一樣的是它沒有尾巴。
    荷蘭鼠剛到我家的那時候很陌生,哪些都不吃。之后和我了解起來,就狼吞虎咽地吃起來,它從來不挑食,苞米、白菜、肉、熟雞蛋、爆米花和水果這些全是它的最喜歡。有一回,母親在籠子里放半個個iPhone,我才發覺,荷蘭鼠吃食上與眾不一樣,它是用二只前爪捧著吃,傳出的聲音和人沒有什么兩樣。就那樣,我和荷蘭鼠變成形影不離的盆友。有時它故意藏在墻角邊上的桶后邊,等著我去抓。有時我擁有苦惱,它便跑回來“啾啾”“啾啾”地叫著,仿佛在說:“小主人家,別為苦惱的事而不動心了,來和我一塊兒玩吧。”這時候,我早就把苦惱拋到九天云外了。
    有一回,我把一棵苞米往上面扔,它張著小嘴站起來竟接住了,比電視里的雜技演員絕不遜色。
    也有每天夜里,天氣有點兒涼發,我刻意把荷蘭鼠住的“屋”鋪到了一層層紙,以防荷蘭鼠凍著。想不到,我和母親在看電視的那時候,只聽“咔嚓”“咔嚓”的聲音,我看過一眼荷蘭鼠。簡直“不看不清楚,看了嚇一跳”。“它在吃紙。”我驚叫一聲,隨后竟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……
    直至有每天夜里,我剛想把荷蘭鼠拿進去,這時候父親說,今日就要它在外邊吧。隔天,我早早地起了床,到陽臺上找了大半天,還是沒有尋找。我站到欄桿上往下看,看到荷蘭鼠競掉在二樓摔去世了。我不禁叫半個聲……“下一次看到再讓你買。”母親安慰道。這時,眼淚已模糊了我的雙眼。我哭了好長時間好長時間。
    荷蘭鼠我的盆友,荷蘭鼠我的好小伙伴,荷蘭鼠我的好知己。我至今還思念我那逗人的、討人喜歡的荷蘭鼠。
 

贊助推薦